bokee.net

记者/编辑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维权记者黄开堂

在首都北京,许多人都知道有这么一位专为农民维权的好小伙,他叫黄开堂。每天只要他一走进办公室,总会看到那堆积如山,来自全国各地的农民反映各类信访问题的信件或稿件,其中绝大部分都是向他寻求法律援助。他的手机铃声总是从早到晚地响个不停,许多与他打过交道的农民都亲切地称他为“咱们农民的维权人”。

 

维权记者黄开堂

本刊记者  薛 敏

 


 

多管“闲事” 特殊的社会调查

 

黄开堂近照

1977年2月,黄开堂出生在湖南省沅陵县张家坪乡一个边远的小山村。小的时候,他聪明伶俐,乐于助人,所以深受亲邻喜欢。那时,虽然家里经济拮据,但他学习认真刻苦。功夫不负有心人,1997年7月,成绩优异的黄开堂,顺利地考入了湖南师范大学文学院。

大二暑假期间,黄开堂回到老家,刚一到家,听说相邻的湖田冲村有位70多岁的残疾农民彭昌德,多次遭遇邻居殴打,还受到极大人格的屈辱。

听到这一消息,黄开堂感到十分愤慨和惊讶:在法制不断完善和健全的今天,竟然发生了这种荒唐的事情!他随即决定要用自己所学到的法律知识来管管此事。父亲听说他要多管“闲事”,便极力劝阻他:“开堂,都是家乡人,你不要去插手了,再说你一个学生伢子怎么管得了这种事哟!”

初生牛犊不怕虎,黄开堂还是决定去探一下虚实。他想:学校不是也布置了假期社会调查课题吗?如果能参与调查调解这起纠纷,不也正好是一个活生生的教材?拿定主意后,直奔几十里外的当事人家,很快摸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原来,与彭昌德闹矛盾的不是外人,正是邻居彭昌启。在湖田冲村,彭昌启有着令人羡慕的家景,三个儿子和二个女儿都已成年,个个都是年轻力壮的劳动力,自己又是湖田冲村小学教师。70岁的彭昌德呢?自幼就双腿残疾,行动不便。儿子彭承松也是老实巴交,胆小怕事。事发前,彭老头好不容易为儿子办了一门亲事,全家四口穴居在一栋破烂不堪的木房里。他家田边有一口水井,让他没想到的是,正是这口水井给他引来了这场横祸。

帮人维权 初生牛犊不怕虎

彭昌启的住房靠近水井,为了饮水方便,他在那口井中架了水管将水引入家中。1999年5月,当地正值天旱地裂,彭昌德按照先前两家在乡、村两级干部的协调下达成的协议,向彭昌启提出停止用水管引水,以浇灌农田为主。可彭昌启却置之不理,依然是我行我素。

5月8日,村干部再次带领双方当事人前往田边调解。回家途中,彭昌启大儿子彭成云当着调解人的面,用木棒将彭昌德刚过门不到两个月的儿媳打伤,在争吵中彭昌德的儿子也被彭成华用石头砸伤。

受伤者被送往附近医院抢救,一家人共花去了医疗等费3000余元。而最终结果却令人失望:彭昌启一家连300元医疗费都不肯赔。彭昌启仍不罢休,不但多次恶语相骂,还扬言要再次打人。在这样一种氛围下,彭昌德的儿媳与儿子开始闹起了纠纷,一个月后,彭昌德年迈的妻子也因心脏病突发去世。躺在病床上的彭昌德感到伤心欲绝,轻生念头油然而生。此时,黄开堂出现了。这个做事胆大、爱憎分明的大学生决心要为老人家讨回公道。

8月1日,天还没大亮,黄开堂便起了床,和彭昌德的儿媳一起,先是赶了4公里山路,然后又乘坐每天仅有一趟的班车。来到乡政府,黄开堂首先找到派出所所长,所长听后面露难色,想了一阵说:“这事属于民间纠纷,我们管不了。你还是去找司法所吧!”来到司法所,工作人员又让他去找乡政法书记。乡政法书记则表示:“这件事要么上法院,要么找村委会调解,反正乡政府处理不好。”

 

回家的山路有几十里远,那天晚上,奔波了一整天的黄开堂,硬是拖着疲惫的身子步行到的家。在那些日子里,有关黄开堂的冷言冷语也铺天盖地而来。听说他到乡政府吃了闭门羹,彭昌启一家更是气焰嚣张,他在邻居面前逢人便说:“黄开堂这个乳臭未干的小毛孩,凭他费多大的力也奈何不了咱们!”听到彭昌启一家恶言评说,黄开堂委屈极了,感到处理社会纠纷原来远没有自己想像的那样简单,但是他并没有气馁。随即,一个大胆的念头瞬间蹦了出来:由自己代理残疾人彭昌德打赢这场官司!8月上旬在返校途中,黄开堂顺路来到了沅陵县委、县人大、县政府、政法委、司法局、公安局、信访局等部门上访,一一向他们递交了控诉材料。

义愤填膺 为打官司学习法律

返校不久,黄开堂又接到家里电话:彭昌德又被彭成兴殴打致伤。这一次,可怜的彭昌德住院45天,共花去四处拼凑借来的医疗等费5738.8元。 住院期间,彭昌德也到沅陵县公安局作了法医鉴定,结论是:全身多处部位广泛性软组织挫伤,系用木棒打击头部、双臂、双下肢,并用木棒磨碾胸腹所致,法医鉴定构成轻伤。看到这样的结论,黄开堂义愤填膺,他毅然决定,替代请不起律师的残疾老人彭昌德,义务代理这起故意伤害的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案件。

然而,黄开堂在大学里学的是中文专业,对法律无疑比较生疏。为了打赢这场官司,他利用家里给的、朋友支持的以及自己勤工俭学得来的钱,先后共购了10余本法律书籍,便埋头学习起来。与此同时,他还复印了报纸上1999年度湖南省律师资格年审公告,每当遇到弄不懂的地方,他就按上面提供的执业律师的联系方法打电话请教他们,大多数给予了热心的解答,有的律师还表示支持他打这场官司。另外,他还给中央及省市电台的法律节目打电话、写信,向主持人和法律专家们咨询相关民事诉讼问题。

为了打好这场官司,他经常利用节假日去图书馆、新华书店查阅同类案件的资料。多次到长沙市岳麓区人民法院、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旁听,并按时收看中央、省、市电视台的一些政法案例。在法院正式开庭审理之前,黄开堂四处打电话询问情况,共花去自己家教得来的2000余元钱;他先后查阅了《新编中华人民共和国常用法律法规全书》、《人身损害赔偿》和《民事办案手册》等10余种法律书籍;多次跑到省人大、省检察院、省公安厅、省残联等几十个部门上访,得到了省残联的全力支持。他还利用业余时间写了10余万字的上访信和起诉材料,将这些材料一一寄到各个部门。

黄开堂采访报道第四次全国法律援助工作会议

在黄开堂的帮助下,沅陵县人民法院和怀化市中级人民法院根据事情的真相先后作出了判决,判决认定:1、被告人彭成兴犯故意伤害(轻伤)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2、判令被告人彭成兴赔偿自诉人暨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彭昌德医疗等经济损失2174.8元;3、判令被告人彭成华赔偿原告人彭昌德的儿子彭承松经济损失330.2元并承担案件受理费100元;4、判令被告人彭成云赔偿原告人彭昌德的儿媳医疗等经济损失580.2元并承担案件受理费200元。

就这样,他迷上了法律,如今,已取得《全国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执业资格证书》和《执业证书》,成为一名“准律师”。

执着追求   功夫不负有心人

一个大学生打赢了一场与自己毫无关系的官司。为了一个陌生的残疾人,他倾注了满腔的热情并克服了种种困难。几年来,黄开堂全身心地扑在了这个案件上,深切地体会了一个农民残疾人生活的疾苦。正是因为有了这段特殊的人生经历,黄开堂后来也走上了新闻监督——一个能为老百姓维权的工作岗位。

也正是因为这样,黄开堂一时间也成了全国家喻户晓的新闻人物。自从2000年1月起,《中国青年报》、《湖南卫视》、《湖南日报》等国内知名报刊电视台,相继报道了他的维权事迹。

时任湖南省委副书记的胡彪同志看到黄开堂的维权事迹后,在批示中写道:“一位在校大学生如此关心农民的权益,实属难得,要积极引导,发扬光大”。

为了进一步使自己所学到的知识能更好的应用服务于社会,黄开堂进修了国防科大法律本科专业。他先后被派到湖南省司法厅、湖南政法学院实习并锻炼一年。

2002年5月,黄开堂离开长沙,调入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中国改革》杂志社工作。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加上他单位特殊的性质,在北京,黄开堂每天都要接待大量来自全国各地的农民来信来访,甚至凌晨三四点钟还有农民打电话给他。刚开始群众来信每天五、六封,到现在每天多达三十几封,最多时一天七八十封。许多慕名而来的农民找到他的学校,找到他的单位,甚至找到他的湖南家乡,向他咨询相关法律知识,哭诉冤情,向他请求新闻舆论监督和法律援助。

 

黄开堂(左二)接待来访农民

用黄开堂的话讲:“政策和法律才是咱老百姓的保护神”。从接到的投诉信来看,绝大多数是与农民生活、生存息息相关的农民负担、村政民主、财务公开、土地纠纷、房屋折迁、依法行政、司法公正等社会问题。这些年来,国家为解决“三农”问题,相继出台了一系列方针政策和法律法规,但一些地方在执行过程中,违反这些政策和法规的事情时有发生。更为严重的是,那些公然侵害农民权益的恶性事件也屡屡发生。

黄开堂忧郁地告诉记者:“工作稍微清闲时,我曾经试图写一些回忆细节的文字,但涌向脑海的记忆全是那些有家不能归,有冤无处诉,一幕幕走廊上悲恸大哭的情形,我只好流泪,无从下笔。中国有句古话叫‘饿死不做贼,屈死不打官司’。不打官司的主要原因就是打官司难,那不仅仅是一般的难,而是令人望而生畏的难……”

在大量的新闻采访和法律援助工作中,黄开堂总是苦口婆心地告诫农民朋友:当合法权益遭受侵害时,不能动不动就上访,就往领导那里跑。我们应该相信法律,知道用法律武器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他曾对一个老上访户说:“现在是法制社会,要拿起法律武器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你上访这么多次,既造成了家庭的经济负担,也带来一些不好影响,所以我准备义务用法律来援助你”。说到做到,在接下来的日子里,黄开堂花了几个月时间的调查取证,终于为他打赢了这场土地纠纷官司。

后来,黄开堂根据这一成功案例,在他所编辑的杂志版面上增设了“民间法庭”和“总编信箱”栏目,并公开了法律咨询服务热线电话和电子信箱。黄开堂通过几年的法律实践,也深深感受到自己在法律理论知识上,要学的还有很多很多。现在,他又报考中国政法大学研究生。他说:“只有掌握了更多的法律知识,才能服务更多的人,才能报效日益繁荣富强的国家!”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副秘书长、著名“三农”问题专家、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院长温铁军博士曾评价他说:“黄开堂不是第一个为农民维权的人,但是在中国高等院校里为农民维权的,他是第一人!”

2002年至今,一直在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中国改革》杂志社和司法部《法律与生活》杂志社担任编辑记者和群众工作部负责人的黄开堂,先后还被“北京农友之家”、北京师范大学农民之子协会“民工权益保护行动课题组”、《中国评论月刊》、“梁漱溟乡村建设中心”等单位聘为维权顾问和法律顾问。同时还兼任全国千县市电视联播台《法在身边》栏目的主持人。

2004年9月,黄开堂被司法部评为“法律援助先进个人”,并受到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书记处书记、国务委员、公安部部长周永康的接见。

2005年7月,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的颁奖大会上,黄开堂又被共青团中央、民政部评为“社会公益人物”。

沉重思索农民维权任重道远

从客观上讲,中国社会的二元结构并未得到根本改观,贫穷无法回避的持续性和赤贫化加速。权钱交易,权力寻租,贫富差距已经成为建设和谐社会的严重障碍。在北京,黄开堂深受夏家骏、温铁军、茅于轼、李锐、张思之、李昌平、胡星斗、于建嵘、刘相波和许志永等一大批知名专家学者的教益和帮助,并与他们一起共同推动着农民维权工作的前进步伐。

《南方日报》评论员周虎城在评论员文章中写道:“黄开堂的维权文章在中国记者队伍中不算写得最多最好的,但他绝对是接待上访群众最多的记者”。

黄开堂从事的是调查研究和新闻监督工作。所以经常会接触到来自全国各地和各行各业的来访群众,其中令他感触最深的就是农民这个群体。作为一直从事农民维权工作的新闻记者,黄开堂一语道出了自己的感触:“农民维权任重道远”。

2002年6月以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南方周末》、《北京晚报》等各大媒体相继披露了黑龙江省绥棱县一名叫黄淑荣的农妇。她因向当地信访部门反映村里的土地承包和干部腐败问题,先后5次被强制送进精神病医院。一时间,这位普通农妇成为了全国瞩目的悲剧人物。然而,在这之前,黄开堂已经接到过她的求援电话,那时,她正四处躲避着当地有关部门工作人员的追截。

 

黄开堂(左一)和中央电视台《今日说法》主持人撒贝宁在一起

黄开堂(右一)和联合国副秘书长莫里斯.斯特朗合影

跟她一起上访的还有15岁的儿子马小飞和12岁的女儿马小玉。在上访路上,他们时常睡在大街上或临时搭建的窝棚里,每天仅靠矿泉水瓶灌注的生水和冷馒头充饥。看到他们母子的悲惨遭遇,黄开堂流泪了。

不久,《中国改革》杂志农村版刊发了她们的求援信,同时黄开堂也将这些材料及时转给了国家信访局和《南方周末》等单位。面对黄开堂的采访,绥棱县信访办和农委的两位主任叫苦不迭:“黄淑荣的问题,不是我们不想解决,如果她能回来,我们可以考虑给她5000元的补偿。同时,在别的地方再分给她一点地,叫她不要再这样折腾下去了!”

当黄开堂把这个处理意见,告诉当时还在北京等待消息的黄淑荣,她哭着说:“我只想要回村里该分给我的地就行了,否则,我就要将这个说法追讨到底!”就这样,黄淑荣的问题一直搁置至今。

与之相比,重庆市开县农民张正银的案子就更加蹊跷。他在初中读书的小儿子被人打死,公安部门不予立案侦查。正当他四处寻找证据时,当地一个有正义感的证人站了出来,并证实亲眼目睹的一切。但公安机关还是不予立案,说他有“神经病”。于是,他千里迢迢跑到北京,向黄开堂咨询情况并请求法律援助。当黄开堂见到他时,张正银已经被折磨得和“精神病”患者差不多了。

每当遇到这样的典型案例,黄开堂都要下去调查。回顾过去调查采访所经历的每一个案件中的点点滴滴,黄开堂的语调和神情都显得有些激动。在调查中,他亲身体会到了偏远农村地区法治环境的薄弱,法律意识的淡薄。河北保定的一位警察曾经对黄开堂说:“我们也没有什么办法,假设领导的亲戚违法犯罪了,我们怎样去侦查呢?那还不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简单案件复杂化,复杂案件简单化。”

2005年11月20日下午,当记者来到位于北京市海淀区黄开堂的住所时,惊奇地发现这个诚挚帮扶农民的维权记者,住的却是一间十分拥挤的合租小屋。在这个简陋的“家庭”里,几个大男孩每天都是轮流着做饭。更让人们不敢相信的是,有时也还会有一些衣食无着的进京上访农民在他们那里住宿和吃饭。黄开堂告诉记者:“我的同事李昌平老师,曾在《我向总理说实话》和《我向百姓说实话》两本书中,反复提到过的“三农”问题,我也身有体会。说实话,每当别人提到“农民”两个字眼,我真的感到心酸。我也是农民家庭出身,从小在农村长大,我知道农民生活的各种艰辛,更理解他们在遭遇人身伤害或者财产侵犯时的无助。虽然我个人帮助解决这些问题的能力是有限的,但是我们国家的法制一天比一天完善,党和国家一天比一天重视解决“三农”问题。所以,哪怕是殚精竭虑,我也会将维权工作进行到底!”

许多农民常因联系不上黄开堂而犯愁。采访中,黄开堂告诉记者:他的个人信箱是gmj77@ 126.com,他的电话号码是010-86065981,如有需要帮助,尽管拨打电话,全国人民都可以拨打。黄开堂常说:“当自己过上幸福生活的同时,能给别人带来点幸福,那就是自己最大的幸福”。

采访札记

一个普通的大学生,通过暑期社会实践活动,亲眼目睹了一位残疾老汉因为一点纠纷而惨遭毒打,以致家破人亡的人间悲剧。可贵的是,这位年轻的大学生,并没有在同情之后悲愤地离去,他把对父老乡亲的深厚感情化做了一次次普法教育和维权行动。

通过艰苦的努力,他一次次让违法者受到了应有的法律制裁,让农民一次次得到了应得的合法权益。通过这场官司,他不仅改变了自己,从一个白面书生,迅速成长为一名为民维权的法律援助者。而且,他也改变了一个偏远村庄愚昧和落后的思想观念。

今天的黄开堂,虽身在北京,但丝毫没有忘记广大的农民朋友。在这个物欲横流、利欲熏心的时代,当身边不少朋友为个人利益逐渐缺席于良知与责任的讲坛时,黄开堂坚守着一个新闻工作者和法律援助者的职业操守,继续为广大农民的合法权益辛苦地奔走着。

愿黄开堂在他所追求的事业道路上,一路走好!

 

 

分享到:

上一篇:小姐与职业道德

下一篇:2006年中国十大奇闻录

评论 (6条) 发表评论

  • 李稳华
    李稳华 : 3689你好!请将私卖农田8.9亩给他人的投诉材料发送到我的邮箱:lwh3311@163.com或hxhn666@163.com。谢谢!每信必复。

    2010-08-11 13:30

  • 胡书意 (游客) : 黄开堂-要钱的鬼 希望善良的老百姓不要再被他骗了

    2009-05-24 14:57

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