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kee.net

记者/编辑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查无此人

查无此人


■ 李稳华

《微型小说选刊》2004年第6期  纯文学期刊-人海瞭望
    

        肖三有了多大年纪,没有人讲得确切。村上文书说,至少五十多六十了吧。肖三的邻居说,也许,七十多了哩。总之,是上了年纪。
  上了年纪的肖三,仍孑身一人。
  肖三自幼爱好书法,几近痴醉。
  那年那月,村子里遭遇了百年罕见的洪灾。当洪水冲进肖三家时,肖三正站着在练毛笔字。邻居大声喊肖三快跑。肖三说,等一下,就完。等肖三放下笔的时候,肖三家的坛坛罐罐,木板凳什么的,早已浮在水面晃晃悠悠。肖三从水中捞过一只背篓,迅速脱下身上的衣服,卷了桌子上的纸、笔、墨放入背篓,箭一般地射出屋,爬到了屋门口那棵高高大大的桃树上。就在肖三准备歇一口气的时候,他那三间破茅草屋,随着滚滚洪水一路滔滔去了。
  洪水退后,肖三除了那点纸笔墨,一无所有。每每说起这事,肖三并无半点悔意,反而一脸的庆幸。
  一无所有的肖三,自然养不起老婆,从此便孤身一人,与纸、笔、墨为伴。日子长了,肖三的字有长进。但在乡亲们的眼里,肖三仍然是村子里最没有出息的一个。
  没出息并不见得百无一用,村子里每逢红白喜事,还是会请肖三写个对联什么的。一是村子里写毛笔字的人不多,二是因为肖三不计报酬,只需供饭,划算。
  肖三写字不讲究笔墨,有笔当然更好。没有笔,随手拿一个废弃的棕树叶把,用柴刀背敲打几下,也可当毛笔用。如果没有墨汁的话,就搬一口大灶锅来,用菜刀背削下一堆锅墨衣,用水一调,就成了墨汁,简单得很。
  尽管如此,乡亲们也仅仅是请他写写对联而已,没有一个人愿意请他写祖宗牌位。因为在村子里,乡亲们把书写祖宗牌位看得十分的神圣。没有功名的人,是没有资格书写祖宗牌位的。
  这年秋天,村里的文书说,省里要举办农民书法作品大奖赛,凡是爱好书法者,可每人交一幅作品参赛。自然,肖三也交了一幅。他的那幅作品,是用筷子写的,写在乡下冬天里贴窗户用的皮纸上。
  不知何故,村上送到乡政府去的作品,没有肖三的。可乡政府办公室的主任,对村上送去的作品并不满意,于是,就自己下来挑,结果挑中了肖三的,并且把作品送到了县里去参赛。
  县里给肖三的作品评了个三等奖,便将作品送到了地区。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肖三的作品不仅在地区获了个二等奖,而且在省里独占鳌头,获得了一等奖!
  这事惊动了邻村的一名土记者。土记者到村上找文书了解情况。文书脸一红,说这事是乡政府操办的,要问乡政府办的主任。土记者一到乡政府,找到主任,主任说,具体情况我也不太清楚,要问县里。
  土记者没有去县里。他想,这事问肖三,准没错。
  土记者来到肖三家,但见门窗紧闭。问邻居,也说有好几天没有见到肖三了。
  土记者正欲敲门,乡邮员来了,问肖三是哪屋﹖邻居好奇,肖三无亲无友,莫非也有信﹖乡邮员说,是汇款单,省里寄来的奖金,1000元。邻居终是半信半疑。
  肖三家门没上锁,可见人在屋里。便一齐敲门,但半晌也没有反应。邻居用手指在嘴里涂点口水抹在木方格窗子的皮纸上,往屋里一看,只见肖三直挺挺地横卧在床上,便叫了起来,坏了!
  众人撬开门一看,果然,肖三早已僵了。
  乡邮员见此情景,打开公文包,掏出一枚长方形印章,往汇款单上一盖,便悄身走了。站在乡邮员旁边的土记者看清了印章的内容:查无此人,退回寄件人。
  (原载《古今故事报》2003年总第470期 河北祖永金荐)

分享到:

上一篇:第五批(2009)作者的论文已通过审

下一篇:小小说湘军印象

评论 (0条) 发表评论

抢沙发,第一个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