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kee.net

记者/编辑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怀念鲁富彪

怀念鲁富彪
/李稳华
 
2012年元旦过后,我因接手报社的《中外教研》周刊,想找鲁富彪组稿,于是拨通了他的手机。电话是一个自称是他哥哥的人接的,说鲁富彪走了,欠下了一些债,打他电话的人很多,作为他的哥哥也无法知道这些欠债是多是少是真是假,加上一家人心情疼痛,尚没有走出失去亲人的阴影,所以没有心情处理这些事情。
初听到这样的消息,我有些不以为然。鲁富彪办了一个小小的公司,状况不好我是知道的;他身体不佳住了院,也跟我说起过。但当时,我不相信他真的走了!因为鲁富彪与我还有一些经济上的往来。我以为是他还不上钱,才编织了这样的一个谎言!
我当时在电话里没对他哥哥说起钱的事,毕竟我与鲁富彪曾经是朋友,这点钱,没必要对他的家人说。我只说了钱是小事,人走了真的很可惜之类的话。但我还是不相信他真的就走了!因为在201110月和11月,他还给我发过短信,要我把他推荐发表文章的四个作者中的两个作者的样刊给他们。第一个来拿样刊的是湖大的张老师,第二个来拿样刊的是安全部门的陈老师。还有两个作者的样刊现在尚在我处。他说他在住院,待身体康复后还钱给我。
没有想到的是,鲁富彪真的走了!当我在2012年的2月下旬读到武冈人网上张一的《悼念鲁富彪同学》时,心里很是惊诧!也非常地为他感到婉惜!
鲁富彪确实是很有才华的。这从他的诗文和书法里可以看得出来。同时,他也是非常豪爽的。在长沙与他交往过的朋友,应该大都与他一起大碗喝过酒,大块吃过肉。后来才知道,他是很要面子的人,不管口袋里有没有多少钱,进了馆子,买起单来,他都是毫不含糊的。可见鲁富彪是一位彻底的性情中人。曾经有人说过:一个人的优点也许就是这个人的缺点。鲁富彪的豪爽,也让人产生过误会。比如有人找他帮忙,他不管把握有多大,总是豪爽地答应;当事与愿违时,认识我与他的人,难免找我诉苦。但我始终相信鲁富彪的初衷是好的。也许我自认为自己也算半个文人,我相信同是文人的鲁富彪没有害人之心。
我与鲁富彪的相识,得益于方八另的介绍。后来,虽然我与方八另因为一本书的出版有了些许的不愉快,来往少了,但这并妨碍我们彼此都是对方的朋友。但如今,纵使大家曾经有过快与不快,都已成了过去。从方八另的博文《征集鲁富彪同学的遗作》得知:鲁富彪于2011127日凌晨5点突发心脏病,半小时内送到长沙市四医院抢救。因为他已有两年多的心脏病史和甲亢病,于7日早晨8点抢救无效逝世。在他母亲、哥哥、姐姐等亲属赶到长沙后,于8日上午送往阳明山殡仪馆。8日下午四点在长沙阳明山殡仪馆火化。当时参加鲁富彪告别仪式的有他的母亲、哥哥、姐姐及亲属,他的同学有王志林、易佳、谢任华等,方八另是318分赶到的。
这么说,鲁富彪是真的走了!
生前的鲁富彪是非常的勤奋的。他经常熬夜撰写文稿,帮人修改作品。一般来说,你上午是打不通他的电话的,因为他也许刚刚躺下。在我与他相识的几年里,我多次劝过他不要这样的辛苦,要做到有规律的作息与生活,不必凡事事必亲躬。但也许他有他的苦衷,最后,他还是被病魔带走了年轻的生命!
面对鲁富彪的英年早逝,我除了痛惜还是痛惜。愿他在另外一个世界生活得不必这么辛苦!也愿他在另外的一个世界找到他永远的爱情!
安息吧,富彪兄弟!
分享到:

上一篇:告别“赖宁式救火”是人性回归

下一篇:春天里的感动

评论 (0条) 发表评论

抢沙发,第一个发表评论
验证码